英国脱欧前景未卜

 灌水杂谈     |      2019-03-26 12:25

英国脱欧前景未卜
□ 本报记者 吴琼
随着3月29日英国法定脱欧日期的逼近,英国将如何与“结缘”46年的欧盟分手,成为国际社会热议的话题。虽然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吁请在布鲁塞尔参加峰会的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延后英国脱欧期限至6月30日,但欧盟峰会结束后发表的文件显示,若英国议会下院本周能够通过脱欧协议,欧盟可将脱欧推迟至5月22日,否则推迟的时间只能延长到4月12日。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甚至提醒英国也要做好无协议脱欧的准备。坎坷的脱欧进程持续消耗着特蕾莎・梅政府的公信力。
“拖下去”已成首选项
自2016年6月举世瞩目的脱欧公投后,英国脱欧一直是全球主流媒体报道的热点话题。按照预想的脱欧时间表,2017年3月脱欧进程正式开始,英国和欧盟需要在2019年3月前完成脱欧协议谈判,并经英国和欧盟各自议会通过。脱欧后到2020年12月31日,过渡期结束,双方需要达成贸易协定,英国也就此彻底脱离欧盟。
然而,英国政府历时两年半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却于1月15日、3月12日两度遭到议会下院高票否决。议会下院又于3月13日、14日分别投票反对英国无协议脱欧以及赞同向欧盟要求推迟脱欧。
这一结果令特蕾莎・梅政府无奈,却也是英国国内因脱欧而带来的党争激烈、民意分裂的真实反应。
在法定脱欧日期临近之际,为了避免无协议脱欧这一“不可承受之重”,特蕾莎・梅20日致信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希望在21日至22日召开的欧盟峰会上,欧盟成员国领导人能够同意将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延长至6月30日。特蕾莎・梅指出,提出延期对她来说是一个遗憾,但是短暂的延期将使英国议会有时间做出最终选择,进而实现英国全民公投的结果。
兜兜转转近三年,英国的脱欧进程,俨然变为了“拖欧”。在近期有关脱欧问题的5次英国议会下院投票中,有40%左右的议员投出了反对票,这也证明特蕾莎・梅政府与英国议会围绕脱欧的博弈加剧,议会想要进一步控制脱欧的主导权,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干扰了脱欧进程。
欧盟有条件同意延期
3月21日至22日,欧盟春季峰会召开,核心议题就是应否同意英国提出的将脱欧期限延至6月30日的提案。欧盟峰会结束后发表的文件显示:“欧洲理事会同意英国脱欧延期至5月22日,前提条件是英国议会本周需要通过脱欧协议。如果脱欧协议本周未得到英国议会的批准,欧洲理事会仅同意把日期延长至4月12日。”
欧盟这一带有前提条件的同意脱欧延期的决议显然让特蕾莎・梅陷入了更加被动的局面。特蕾莎・梅原本的计划是先游说欧盟将脱欧的最后期限延长至6月30日,在这一段相对充裕的期间内,推动议会下院第三次表决脱欧协议。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英国拒绝参加5月23日至26日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所以欧盟给出的两个时间选项均在欧洲议会选举之前。受到议会掣肘的特蕾莎・梅政府也因此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如果本周无法推动脱欧协议获得议会批准,那么4月12日的脱欧期限将令英国面临无协议脱欧的风险。
不过,欧盟显然也不会再作出让步。多位欧盟官员此前就已对英国推迟脱欧表达过担忧之情,称推迟脱欧可能会令英国脱欧与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时间重合。欧盟委员会20日的一份内部简报中也警告称,将英国脱欧期限延长至6月30日即欧洲议会选举之后,可能带来“严重的法律和政治风险”。
欧盟峰会后,图斯克在新闻发布会上也提醒特蕾莎・梅政府,英国如果在4月12日前表明要参加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那么所有选项仍然存在,英国政府的选项仍将是有协议脱欧、无协议脱欧、延期脱欧或者撤销脱欧协议。如果4月12日之前没有决定是否参加欧洲议会选举,那么长时间延期脱欧是不可能的。
舆论认为,延期脱欧有利于英欧双方寻求打破目前僵局的办法,但由此带来的更多不确定性不仅让英国面临更多政治和法律风险,也将进一步削弱特蕾莎・梅政府的国际公信力。
特蕾莎・梅或将辞职
在英国国内,特蕾莎・梅政府的脱欧策略让许多议员不满。工党党魁科尔宾直接指责特蕾莎・梅的决定只会让英国陷入“危机、混乱与分裂”。
在过去两年多漫长的脱欧拉锯战中,特蕾莎・梅的威望受到严重影响。甚至有保守党议员近日也警告称,推迟脱欧最终可能只会使她失去更多保守党的支持票。在民众中,脱欧引发的激烈争议也让特蕾莎・梅政府的支持率下滑。目前,英国议会网站上签名要求撤销脱欧的人数已达200万,几度令网站陷入瘫痪。
可以预见,在接下来的脱欧进程中,如果拿不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卷,特蕾莎・梅很可能会辞任首相一职。
英国脱欧至今前景未卜。脱欧这桩关系到数百万人就业、超过5000亿英镑贸易往来的大事,因其不确定性,在3月29日法定脱欧日期来临之际吸引着全世界的瞩目。而英国坎坷的脱欧进程也犹如试金石,折射出欧盟发展进程的“中年危机”。